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ag视讯 > 干线电缆 >

汤博阳:八纵八横干线网筑起中国通信业的脊梁

发布时间:2019-09-05 12:10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一、光缆干线)建设时间长。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年的宁-汉光缆工程,终于2000年10月建成的广昆成光缆工程,历时15年,累计投资约170亿元人民币。

  (3)技术先进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光缆技术在世界上刚刚成熟,我们通过努力,引进了单模长波长光纤光缆,安装了140Mb/s的准同步系列(PDH)光传输设备;九十年代初当数字同步系列(SDH)技术成熟后,引进了数字同步系列(SDH)传输设备;九十年代末又引进了波分复用(WDM)传输设备,一直保持与世界同步的技术水平。

  面对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,按照上北下南,左西右东的习惯,来审视光缆一级干线网。从北到南的光缆干线为“纵”,从东到西的光缆干线为“横”,这就是“八纵八横”干线网。它们纵横交错,经纬互织,组成了一个围棋盘似的矩阵,构成了四通八达的一级干线传输网络。此外,还有一些不规则的短段的光缆,在网中起着迂回、沟通、备用的作用,从而使整个网络显得更加灵活、更加完善。

  (2)各业务量较大的相邻城市间的连接光缆。为了解决部分相邻城市间的通信,同时也使各于线之间相互联通,便于灵活调度,迂回备用,又敷设了短段的连接光缆,如:沪宁杭三点间的环状网,西成渝三点的连接线,北京的外环线,牡丹江、哈尔滨至齐齐哈尔的连接线,延吉、长春至白城的连接线,兰州经永登至西宁的连接线,龙岩与厦门、南平与福州、温州与丽水之间的连接线)因为位置和走向特殊需要干线光缆。这类光缆如:格尔木至乌鲁木齐光缆、北海至海口光缆、京太西光缆、西安至武汉光缆,由于走向特殊,不是横平竖直的,就没有划入“八纵八横”,但是在网上的作用是同等重要的。

  不了解“八纵八横”干线网建设的人,都会产生一个误解,以为是先规划好了一个“八纵八横”干线网架构,然后一条一条地按规划建设,事实不是这样。在建设的初期,没有一个全网的概念,仅仅是为了解决重点城市的通信紧张问题,两点一线地敷设光缆,当建设成果积累到了一定规模的时候,才产生了如何补充完善这个网的想法,才构思出“八纵八横”光缆网的蓝图。

  这一阶段从1986年至1990年,这五年是引进、消化、吸收国外光缆通信技术的时期。这五年只搞了一个工程就是宁汉光缆工程。搞这个工程的初衷是为了连通京沪杭和京汉广两个中同轴电缆工程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国建设了京沪杭、京汉广两条中同轴电缆,每条电缆可以开通两个1800路的载波系统,在当时提高了京、沪、杭、汉、广之间的长途通信能力。为了提高两条干线的可靠性,决定在南京、武汉之间建一条电缆,把二者联接起来。后来由于光通信技术的出现,决定把中同轴电缆改为光缆,为了解决数字电路和模拟电路之间的连接,特意在武汉和南京配置了大量的数模转换设备(T-MUX)。

  然而这个工程的收获并不在于实现了两条中间轴电缆的沟通,而是在于引进、消化、吸收国外光通信技术上。在不到1000公里的线路上,先后引进了荷兰NKF、日本住友、美国西康及比瑞利四家的光缆,安装了日本NEC、荷兰APT、德国PKI三家的光传输设备。派出了近100名技术人员到国外参加培训。通过分析、对比,技术人员了解了各厂家设备的性能、特点。部属的设计院、施工单位利用这个机会和国外的督导人员一起设计、安装、调测,全面掌握了光通信技术。在五年的实践中,我们逐步摸索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根据这些经验,大胆创新,优化设计,取得了突破性的进步。比如:在南昌-九江的建设中,严格按照每40公里设一个中继站,因此不少的中继站设在野外,只好在野外盖房设站。为了解决供电问题,就要在光缆中附加铜线,既加大了成本,又不利于防雷、防强电。后来,我们大胆地把站距放宽到25至70公里之间。这么大的伸缩范围之内,总可以找到邮电局所。这样就能把中继器放入局站中,解决了中继器的供电问题,去掉了光缆中的铜线,不但节约了成本,也有利于光缆对强电的防护。再如,在设备配置上,一开始都要配到PCM30路设备,后来由于程控交换机的普及,就不再配PCM设备,直接从2M口引到配线架,节约了投资,也节约了机房面积。

  先在东北三省敷设了北京经沈阳、长春到哈尔滨的京沈哈光缆,北京经承德、阜新、白城到齐齐哈尔的京承阜白齐光缆两条干线,又敷设了沈阳到阜新、长春到白城、齐齐哈尔到哈尔滨三条连接线,在东北平原构建了三横两竖的梯子型网络,同时又敷设了沈阳到大连的一条支线。不但解决了东北各城市之间的通信问题,而且彻底解决了东北电路两路进关的问题。

  包括:敷设大连经牡丹江至哈尔滨(又名:北延边)光缆、上海到大连(又名:北沿海)光缆,形成一条牡丹江-上海-广州的纵向光缆干线;京九广光缆,它不但解决了香港回归庆典的转播问题,同时也提供了一条由首都穿越大别山、赣南革命老区到深圳经济特区的纵向光缆干线;呼和浩特到北海光缆,这条光缆干线大部分与焦枝柳铁路平行,是一条通过隐蔽山区的通信干线,是京汉广光缆的战略备用路由;兰西拉光缆,这条光缆干线与青藏公路、格尔木至拉萨输由管线平行,是内地通往西藏的三条生命线之一;呼西光缆,构成了跨内蒙古、陕西、四川、云南的南北纵向通道;兰成光缆,与原有的福杭贵成、南贵昆光缆衔接构成了跨甘肃、四川、重庆、贵州、广西的南北纵向通道。加上“八五”期间已形成两条纵向干线,形成总共八条的纵向光缆干线)横向补齐

  包括敷设济青、济石太银光缆,二者衔接形成了我国中部从青岛穿越山东半岛、华北平原、陕北高原到宁夏首府银川的横向干线;西安到合肥光缆和武汉-上海(又名:北沿江)光缆,形成西安经南阳、潢川、合肥到上海的干线;沪金南穗光缆和广昆成光缆,形成路上海、浙江、福建、广东、广西至云南昆明的横向干线;广州至南宁光缆,与已建的南昆光缆衔接,形成了广州经南宁至昆明的横向干线。加上“八五”期间已形成四条横向干线,从而形成了八条横贯我国国土东西的干线)补充一些短段的配套光缆

  四、光缆干线.线)光纤。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光纤(仅仅在京九广工程中采用了六芯的G653光缆),当时还没有偏振模色散和无水峰的要求,所以G652光纤还没有A,B,C,D型之分。在1310nm窗口衰减为0.36dB/km,色散为0,在1550窗口衰减为0.22dB/ km,色散为18pS/nm.km。

  (2)光缆。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网选用的光缆缆芯结构以松套管层绞式为主,同时也采用了部分中心束管式和骨架开槽式的结构。护套结构分为管道式、架空式、直埋式。在爬坡的段落采用了轻钢丝铠装结构,水下光缆采用了重钢丝铠装结构,在防白蚁的段落采用了尼龙外护套。

  光缆顺沿公路,同时与公路边沟保持安全隔距,有利于光缆的日常维护和抢修。光缆的埋深普通土地区要求达到1.2米,石质地区达到0.8米,在冻土地区达到1.5米以下。回土后,要保证恢复到原来的厚度,在易冲刷地段要砌沟坎,加以保护。路由上要埋设要标石,便于维护人员查找。

  (4)光缆的防护。光缆在敷设过程中,要作好对强电的防护。在易发生雷击的段落,要在光缆的上方敷设排流线。光缆中的金属部件在接头盒中采取电气断开的措施。在接头盒上方要加水泥盖板保护,在光缆通过居民区时,要上铺红砖示警。

  (5)光缆的进局保护。光缆在进入大的局站时,更换阻燃光缆进局(中继站可以不换),在进局后要在光配线架上终端,光缆的金属部件要可靠接地,防止把强电引入局站。

  (6)光电性能的测试⊙光缆的出厂测试。光缆出厂前,要抽取10%的光缆,进行光电性能的全面测试。

  ⊙敷设测试。光缆在放入沟中,回土后30公分后观察72小时,然后进行对地绝缘的测试,不合格,必须加以查找修复。

  ⊙接续监测。光纤接续时,除了用熔接机本身来测定接头损耗外,还要在远端用光时域反射仪来测量接头损耗,接头损耗的指标是双向平均,每个接头的损耗小于0.08dB。

  ⊙中继段衰减测试。光缆接续好,并做好进局终端后,用介入法测量中继段的光衰减、光纤长度及平均衰减,并打印衰减曲线)绘制竣工图纸。竣工图纸提供给维护部门做为长期维护、抢修的依据。

  ⊙在1986年至1993年之间,主要安装了PDH设备,设备提供商主要有日本NEC、荷兰APT、德国PKI、澳大利亚NEC、韩国三星、意大利意达泰尔、上海朗讯、日本富士通、眉山厂、武汉邮科院。

  ⊙在1994年以后,主要安装了SDH设备,设备提供商主要有日本NEC、阿尔卡特、德国西门子、美国朗讯、瑞曲爱立信、英国GPT、沈阳北电。

  ⊙在1998年以后, 主要安装了WDM设备,设备提供商主要有日本NEC、阿尔卡特、美国朗讯、加拿大北电。

  (3)光电性能的测试。分为出厂验收测试、设备安装后的本机测试和系统联测三个环节。测试的项目有:激光器的输出功率,接收机的灵敏度,动态范围,输出波形,抖动(输入容限,输出抖动和转移特性);系统的误码性能、误码率;辅助系统:公务电话性能、倒换系统性能、网管系统的性能。

  (4)试运行。系统初步验收后都要进行三个月的试运行,对系统的稳定性、可靠性进行观察,同时对部分指标进行不中断抽测。试运行结束后,由主管部门作竣工验收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还不能生产光缆,国际上光缆也是科技含量很高的紧俏物资,当时24芯光缆的报价在4000美元以上;90年代中期,国内的厂家开始提供光缆,30芯的光缆每公里约6万人民币,平均每一芯2000元左右。后来国内设备生产厂家多了,生产工艺越来越成熟,成本不断压缩,光缆的价格也越来越便宜。在光缆、传输设备、仪表、接头盒的采购当中,全部通过招标的方式。

  改革开放初期,全国只有10.6万条长途业务电路,每千人拥有的通信主线倍、73倍、23倍。上海、武汉到重庆间只有8条长途电路,南京至重庆只有两条长途电路,而且其中有的电路还是绕道北京才能沟通的。拥有丰富资源和众多重工业基地的东北地区,省际之间的电路严重超负荷,进关方向的电路溢出达94%,长途自动去线个百分点。

  世纪之交,我国电信业深入改革、产业重组,发生了许多重大变化。1998年,邮电部撤消,信息产业部挂牌;2000年原电信总局撤消,组建了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两个集团公司。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网划归中国电信集团公司,进行运营管理。中国电信对这个网络继续投入资金进行建设,使得该网络在线路上不断完善,也使传输系统逐步升级。在2000年至2002年,组织建设了北京-南京、北京-武汉-广州、上海-广州、北京-沈阳-哈尔滨、北京-阜新-齐齐哈尔-哈尔滨、郑州-西安、上海-南京-杭州、南京-武汉等七条光缆干线。所有新建的干线光纤,同时敷设硅芯塑料管以便于今后扩容的需要。在全国大部分省会级主要节点安装DXC 4/4设备,并在青岛、大连等相关节点安装DXC 4/4/1设备。建设武汉-北京-沈阳-天津-南京-武汉、武汉-南京-上海-广州-武汉、武汉-重庆-成都-西安-武汉三个高速环网,另外还建设了西南、西北两个高速环网及省际间DWDM系统。高速环网均采用32×10 Gb/s 以上的技术,省际DWDM采用32×10 Gb/s或32×2.5 Gb/s 的技术。通过上述项目的建设,使中国电信在骨干传输网上利用环保护和格形网保护几乎覆盖,所有省会城市传输带宽成倍提高,对于承载的各种业务更加稳定可靠。

  2002年根据国家进一步改革的需要,中国电信集团又进行了新的拆分重组,北方十省(市、自治区)和南方21个省(市、自治区)进行剥离。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网按照光纤芯数三七开分给两个企业,传输设备按照属地划分。拆分完成后两个企业分别进行了设备补网。由此时起,“八纵八横”干线网由一个网变成了两个网。每个网的光纤芯数虽然少了,但是规模没有变,仍然可以覆盖全国。不但固网运营企业以它为基础开展各种业务,而且移动运营企业也租用了大量的电路。直到今天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网依然是支撑整个通信业务的不可或缺的基础网络。

  应该说,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网是改革开放的重大成果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,经济高速发展刺激了长途通信业务需求的增长,促成了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网项目的确立;对外开放,打开了眼界,使我们瞄准了世界最新的技术,跨过同轴电缆阶段,高起点、高水平地建设光缆干线网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网也有它的生命周期。在光纤刚刚问世的时候专家们曾经预测:光纤的使用寿命约20年。”八纵八横”干线网是在“七五”、“八五”、“九五”期间建设的,有一半的光缆的年限已经达到15年,绝大多数的光缆使用年限达到了10年。目前电信运营企业的领导和技术人员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前台,考虑如何在业务上创新,没有关注基础网的使用年限和存在的风险。这一点务必要引起我们的极大关注,未雨绸缪,不可以掉以轻心,努力避免可能出现的问题。

  在2008年又一次完成企业重组,形成新的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三家全业务运营企业以后,笔者建议:主管部门(工信部、国资委)应对各运营商在2000年以后的长途干线网资源进行普查,本着资源共享、充分利用的原则,对现有资源进行整合;并着眼未来,制定长途干线网的更新改造规划,适时敷设新的光缆干线,以逐步替代“八纵八横”干线网中那些达到使用年限的光缆,保持长途光缆干线网络的畅通无阻,保持通信行业的可持续发展。

  汤博阳 男 1948年1月4日生于北京市,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网络发展部资深专家。1982年1月毕业于北京邮电学院,获工学学士学位。1982年3月分配到邮电部电缆建设工程处工作,历任邮电部干线建设管理中心副主任,电信总局第三工程处及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工程一处处长。二十年来一直从事一级通信干线建设的管理工作,曾组织过“八纵八横”光缆干线网的建设,专业涉及中同轴电缆,光缆,数字微波。2000年被信息产业部授予“教授级高级工程师”资格。

http://dpi-berlin.net/ganxiandianlan/114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